達達集團赴美IPO 一個“小京東”的崛起

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繼金山云頂著海外市場對中概股的質疑與偏見赴美上市之后,達達集團也不懼瑞幸事件的影響,計劃近期在納斯達克上市,近日已有消息稱達達即將啟動IPO路演。

作為京東系企業,除了大股東是京東之外,達達集團的主營模式也于京東頗有相似之處,堪稱一個“小京東”。

達達集團赴美IPO 一個“小京東”的崛起_零售_電商報

一個“小京東”的崛起

資料顯示,達達集團的業務有兩大部分組成,一是達達快送,為企業和個人用戶提供本地即時配送服務,二是京東到家,是一家即時零售電商平臺。

達達集團赴美IPO 一個“小京東”的崛起_零售_電商報

達達快送主要業務范圍(來源:達達集團官網)

達達快送上線于2014年,是達達集團最原始的業務,早期的客戶包括美團、餓了么、百度外賣、口碑網等一眾外賣平臺。

2015年,正是外賣“百團大戰”如火如荼的時期,專注于配送環節的達達卻左右逢源,并在這個過程中積累了大量用戶資源。

于是達達開始不滿足于只當一個“跑腿”,作出了一個對外賣行業影響至深的舉動:上線自家的外賣平臺。

從配送平臺到外賣平臺,這對達達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選擇,但是其他外賣平臺卻認為這是一種“背叛”。因此美團、餓了么等外賣平臺對達達進行了聯合打壓,此后各外賣平臺意識到配送環節掌握在別人手中的風險,紛紛開始自建配送體系。

在這個過程中,達達可謂是以一己之力推動了外賣平臺自建配送體系的進程,不過它自己不僅外賣平臺沒有做起來,原來的配送業務也因為客戶流失而遭遇打擊。

危難之際,此前與達達有過合作的京東,卻看中了達達以配送平臺為基礎向電商平臺轉型的潛力,于是京東不僅參與了達達的融資,而且還將旗下京東到家與達達快送進行合并,也就是早期的達達-京東到家,現在的達達集團。

達達集團赴美IPO 一個“小京東”的崛起_零售_電商報

(來源:達達集團官網)

京東到家主要為消費者提供超市便利、生鮮果蔬、醫藥健康、鮮花蛋糕、烘焙茶點、家居時尚等海量商品 1 小時配送到家的服務。

達達快送與京東到家的合并不僅僅在于強強聯手,而在于兩者的業務互補性。合并以后,京東到家的配送服務主要由達達快送完成。

從此達達快送再也不需要擔心被外賣平臺“排擠”,而京東到家也不用擔心在配送環節被拿捏。

如此一來,達達集團就變身成為了集配送+零售于一體的平臺。這種模式,與京東物流+京東商城頗有異曲同工之妙,只不過相對于京東商城的大綜合電商,達達集團則專注于生鮮、醫藥、鮮花等新零售領域。

而即時配送及即時零售的市場規模,其實并不比傳統電商市場小,未來達達集團完全有可能成為即時零售及新零售的巨頭企業,其規模也完全有可能與現在的京東商城相提并論。

只不過現在,即時配送、即時零售的市場尚未完全打開,該領域的“小京東”達達集團也仍然處于稚嫩時期。不過即便如此,達達集團也開始推進自己的上市進程,準備做“即時零售第一股”。

“強行”上市的底氣

根據艾瑞咨詢的數據,2019年,達達快送是中國最大的開放式本地配送平臺,總共配送了7.54億個訂單;京東到家則是中國最大的本地線上超市零售平臺,GMV達到122.05億元。

由此可見,達達集團已經在兩個分屬領域取得優勢地位,但是達達集團敢于在這時候啟動上市,另有三大原因。

第一,疫情給整個新零售市場吹來了春風,原本需要幾年之后才能拓展的市場規模,如今已經打開,原本需要多年以后才能培育起來的用戶習慣,已經得到培育。達達集團的配送及零售業務恰好都在疫情過后的風口之上,此時啟動上市,有利于達達集團提升品牌知名度,從而進一步擴大行業領先優勢。

達達集團赴美IPO 一個“小京東”的崛起_零售_電商報

(來源:達達集團官網)

第二,達達集團背后有強硬的后臺,招股書顯示,IPO前,京東、沃爾瑪分別持有達達集團51.4%與10.8%股權,是達達的第一、第三大股東。而無論是京東還是沃爾碼,都是實力強勁的零售企業,這對于達達集團的初期成長和融資十分重要。

根據最新消息,京東和沃爾瑪還很有可能將作為基石投資者在IPO中認購達達集團的股票,如果消息為真,這相當于為達達集團的IPO進行“保駕護航”。

第三,作為一家初創企業,達達集團自身有良好的增長率,而增長率向來是最被投資者認可的數據之一。數據顯示,2017- 2019年,達達集團營收分別為12.18億元、19.22億元、31億元,同比增速逐年遞增。2020年一季度,達達集團營收11億元,比上年同期的5.27億元增長108.9%。

分業務來看,達達快送在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的12個月里,配送訂單數達到8.22億份,相比較去年同期增長52.6%,同期活躍騎手數量達到63.4萬人;京東到家在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的12個月里,平臺銷售GMV達到157.2億元,同比增長92%;活躍消費者數量為2760萬人,同比增長65.3%。

在核心數據上,達達集團有非常亮眼的增長率,特別是在今年一季度,達達集團的各項數據都出現了爆發,從自身的發展狀態上來說,此時上市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

綜上,達達集團在近期選擇IPO明顯經過了深遠的考慮,但盡管有以上有利因素,其IPO依然存在一些變數。

變數:還未斷奶

從金山云的成功上市來看,瑞幸的暴雷似乎對其影響并不大,但是這并不意味著達達集團的上市也不會受到瑞幸的影響。因為無論是所在的領域和運營的模式,達達集團都與瑞幸有相似之處。

從所在領域看,達達集團旗下的京東到家和瑞幸其實都屬于零售企業,而且模式都是線下門店加載線上渠道的新零售模式。另外,達達集團還與瑞幸一樣,有良好的增長率,同時仍處于虧損狀態。

相似之處也許并不多,但已經足以讓一些投資者產生聯想,這樣一來,達達集團的上市預計很難擺脫瑞幸的影響。這時候京東、沃爾瑪這樣實力強大而且擁有良好聲譽的企業背書,顯得尤其重要。

達達集團赴美IPO 一個“小京東”的崛起_零售_電商報

聯系這一切,也許我們能很容易理解,為何前些時間,向來低調的京東零售集團CEO徐雷,會針對瑞幸事件義憤填膺。

資料顯示,被認為是劉強東接班人的徐雷,還同時位列達達集團的董事會名單,與徐雷一樣位列董事會名單的還有京東物流集團CEO王振輝。這幾乎已經是劉強東之外京東的一、二號人物,京東對達達集團的重視程度可見一斑。

而瑞幸事件的影響并不是達達集團面臨的主要挑戰,另一個關于營收來源方面的問題可能是達達將要面臨的主要質疑。

問題主要在于,京東、沃爾瑪不僅是達達集團的重要股東,還是達達集團的重要客戶。招股書顯示,2017-2019年,達達向京東提供服務所帶來的收入占比分別為56.7%、49.1%、50.5%,來自沃爾瑪的收入比例分別為4.6%、13.0%和14.9%。

2019年,來自京東、沃爾瑪的營收比例占到65%。這意味著達達集團對京東、沃爾瑪具有很高的業務依賴性,同時在部分人眼里,這意味著達達集團獨立生存的能力有待考證。

這種質疑,需要達達集團證明自己可以不依靠京東、沃爾瑪而發展,才能得以打破。所以在未來的時間里,達達集團不僅要在快送業務上拓展京東之外更多的客戶,而且還要在零售業務上,覆蓋更多的用戶和地區,只有這兩塊業務同步將規模做大,才有更強的生存能力。

從這方面看,要在上市之后獲得更大的認可度,達達集團還得早日“斷奶”。

綜上,有京東、沃爾瑪撐腰的達達集團,在市場機遇的展開之下,有望通過上市取得領先地位。不過,結合虧損、業務依賴性等因素,達達集團能否成為另一個領域的京東,仍然需要更多的時間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和潛力。
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0739287.live/120621.html 來源:電商報 作者:電商報 風清

聲明:除非注明,本站文章均為電商報原創或編譯,轉載時請注明文章作者和“來源:電商報”,電商報尊重行業規范,每篇文章都標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。文章為作者觀點,不代表電商報立場。

頂部

聚惠侠靠什么赚钱 三分彩是什么彩票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选 广西快3走势图专业版 燕赵风采排列七开奖 股票下跌途中放量 蒙古11选五走势图内蒙古 新疆风采喜乐彩开奖号 内蒙体彩11先5开奖号码 炒股杠杆哪个平台好 黑龙江十一选五定牛